炸金花官网律师事务所

媒体专访

【我与改革开放共成长】一棵杏树背后的变迁

2018-11-21 15:29

  和全国一样,云岭大地也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变化。从肉票、布票所代表的商品短缺,到京东、美团电商平台所代表的物质极大丰富;从低矮的茅草房,到不断刷新高度的摩天大楼;从鸿雁传书的情感倾诉,到随时随地移动互联视频沟通……方方面面的深刻变化,我们感同身受。

  40年历史变迁如洪流滚滚而过,我们的家庭、婚姻、事业、生活裹挟其中,或主动或被动地发生了深度变化。

  为全景记录改革开放40年的变化,昆明信息港彩龙社区自2018年3月26日起,开展以“我与改革开放共成长”为主题(题目可自拟)的征文活动,邀您动情讲述,征文详情请点击文后链接查阅。

  就是中午出去走路的时候,看到路边有一个人站在一棵树下抬头仰望。一看这个姿式,我觉得不妙,因为那也是一棵杏树。半个月前路过,它还结着青脆的杏果,没想到熟得这么快,再细看,原本结果颇丰的杏树,枝残叶破有点狼狈的意味,仔细搜寻一下,淡黄的杏果还有,但剩的不多,看来是被路人摘过。

  也由此想到了我家的那棵杏树,曾经问过我家人,这是谁栽的杏树?说是我栽的,我居然一点都不记得,三十多年了,一棵小小的幼苗长成了一棵老杏,为什么要栽我一点都不记得,大约是因为馋。

  它一直在的时候没觉得什么,等真正要砍的时候才觉得可惜,因为砍掉就不存在了,你无法再像以前一样,看着它开花结果。

  原本我家的老瓦房还好,但是淹没在一栋栋乡村别墅式的楼房中,有点格格不入。所以家人这才下决心重新建盖,这也是我这篇文章要说的重点。

  我们原先是一个小镇,现在变得像一个小城,每年只是过春节的时候才回一次家,每一次回去,都会发现家乡正在渐渐的变样。

  先是一家接一家盖起了楼房,农村本来就人多地广,每家都能盖个两层三层,客厅两个,睡房六七个,卫生间两个,厨房一个这样的配置。独门独院,树是无法栽了,顶多就种点花,我的家乡是凤庆,凤庆茶花比较多,家家栽的几乎不是茶花就是兰花。有的还大大方方摆在大门外,并不担心栽的花被盗或被摧残。

  盖上了宽敞的房子,当然还要注意保护,以前烧柴的厨房,也不烧柴了,变成用电和用气,黄昏时候,炊烟升起这种乡村景观已然消失。炒菜时候又担心厨房油烟,还添置了抽油烟机,橱柜再打上一组,加上餐桌,空间依然大大的,一二十人一起在厨房里吃饭都不会显得拥挤。

  想想以前做饭的时候,烧柴,做一次饭下来,洗完一次锅碗,一双手变得黑不溜秋的都不好意思伸出来。洗菜挑水还要到村口公共大水池排队,现在统统都不需要了,水直接就接到家里,楼上再装上大大的一个水泵和太阳能,热水洗澡洗脸随时有,不需要再烧水了。

  住得宽敞干净,生活也是方便舒适,宽敞的客厅里哪能再摆上以前的老旧电视机呢,现在都是平板数字电视了,而且农村移动网络更是便宜,一年一百多块钱。想看电视,电视节目自己选,想买什么东西,也可以上网买,别说农人不懂网购,几乎所有的快递公司都在我们镇里有网点了呢,东西到了,电话打一个,自己去网点取就行。前几年我在城市生活习惯了,回到农村就觉得这样不方便那样不方便,现在完全不是。

  现在的农村生活,除了和城市一样方便,还有一点比城市好的,就是地儿宽敞,城市的楼房空间,能活动的地儿有多少,很多人知道。而且,村里将土路改成了水泥路,大家开车可以直接就到家门口,太阳能路灯则是一到傍晚就会亮起来,漆黑的夜晚不再漆黑。甚至还开辟了休闲广场和健康步道,晚饭后出门走路消化一下,广场舞跳起来,不会跳广场舞的,就打歌,打的是“阿数瑟”。最近,我们镇正在打造绿色村镇,大家的生活垃圾,不能乱丢乱放,都要打包丢到专门的垃圾桶里。

  所以,我现在越来越喜欢回家。现在的农村已经变成了新农村。虽然说,那种乡村的韵味,岁月经过后留下了古朴的痕迹,但也很美,像梦一样。经过变化之后,以前很多珍贵的东西已统统丧失,值得庆幸的是,这些丧失换来的是更美好和舒适的生活。也算是一种慰藉吧。

  杏树会在每年的3月开花,杏花会变色,含苞未放时,朵朵艳红,随着花瓣的绽开,花朵的颜色由红渐渐转白,到开满一树时,就像开满一树的雪花。

  我学工艺美术的时候,偶然看到梵高的一幅画:《杏花盛开》。这是梵高1890年春天在圣雷米画的,他的弟弟提奥有了一个儿子,取名文森特威廉姆。梵高知道后非常开心,于是画了这幅《杏花盛开》送给自己的侄儿。杏花,是春天里最早开花的果树,它向人间预告新生命的开始。而画里三个露出一点红的花蕾,正是新生命之心。

  这幅画有铮铮生长的生命力,碧蓝的背景下,仿佛能听到花开的声音,也让人对新生活,充满着向往。(陈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