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金花官网律师事务所

媒体专访

萨摩亚总理图伊拉埃帕就澳大利亚官员指责中国

2018-11-13 10:57

  总理先生,您已经看到了澳大利亚国际发展部长康斯塔费拉万蒂-威尔斯关于中国对太平洋岛国援助的评论。对于她的评论,您有何看法?

  答:对于澳大利亚国际发展部长的评论,我感到吃惊。这不啻于侮辱太平洋岛国领导人。我作为太平洋岛国论坛轮值主席,认为她的评论质疑了太平洋岛国领导人的诚信、智力和判断力,质疑我们不能判断什么对我们的人民是有利的,损害了澳大利亚与太平洋岛国,尤其是与萨摩亚的友好关系。

  我们当然欢迎来自中国的援助。事实上,中国的援助是基于我们的请求,基于我们知道什么样的援助对萨摩亚而言是合适的。澳国际发展部长提到中国援助项目是“无用的建筑”和“不知通向哪里的道路”。事实上,中国援建萨摩亚的建筑,如法院行政楼、政府综合办公楼和国家医疗中心等为萨提供了现代化的设施,显著改善了我们公务员的工作环境,提高了工作质量和效率,美化了萨摩亚首都阿皮亚的城市风貌,帮助阿皮亚成为一个现代化城市。该部长还提到,使用中国贷款建造这些建筑极其昂贵。事实上,中国援助既有无偿援助,又有优惠贷款。几年前,中国国家主席习在斐济会见太平洋岛国领导人时表示,中国将向太平洋岛国提供20亿美元优惠性质贷款和20亿美元基础设施专项贷款。这些资金对岛国的发展起到很好的推动作用。

  问:您是否同意澳国际发展部长的观点,即中国在太平洋地区的一些援助是浪费?

  答:我只能就萨摩亚的情况发表看法。就萨摩亚而言,我不同意澳国际发展部长的观点。中国对太平洋岛国的援助,是澳大利亚、新西兰以及其他援助来源国,如日本援助的有益补充。

  答:中国帮助萨摩亚建造了政府办公楼、体育场馆和机场航站楼等许多重大项目。我不知道澳大利亚能否提供这类援助。澳国际发展部长不应该批评中国援助,相反,她应该感谢中国,因为来自中国的援助是对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在太平洋岛国援助的有益补充。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资助不能满足我们所有的需求,这是为什么中国援助对我们所有岛国极其重要的原因。

  我必须再强调一遍,对于萨摩亚,所有中国援建的项目,无论是利用中方无偿援助还是优惠贷款,都是基于我们的请求。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没有提出请求,中国是不会向我们提供援助的。同样的,我们也请求澳大利亚向我们提供援助。中国回应了我们的请求,中国援建或资助的项目在萨摩亚都得到很好的利用。

  问:澳国际发展部长提到一个问题,中国承包商建造的项目维护成本很高。萨摩亚这方面有什么感受?

  答:不可能所有项目都做到百分之百完美,有一些会有瑕疵。例如,前段时间媒体报道了在新西兰当地一家知名承包商建造的大量多层建筑存在着严重漏水问题。1989年9月,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发生一场地震,许多桥梁和钢筋混凝土高速公路因结构性缺陷而坍塌。中国政府应我们的请求,修缮了萨议会办公楼,还多次升级改造了游泳馆和阿皮亚公园竞赛跑道场馆。这是中国援建项目的一大特点,中方提供了非常具有弹性的维护服务,前提是萨摩亚政府履行必要的申请程序。

  问:对于萨摩亚与中国发展的这种援助关系,您认为这也是一种战略伙伴关系吗?有谣言称,中国正试图在未来控制萨摩亚的资产。

  答:中国从未提出过这样的要求。这将违背萨摩亚与中国达成的共识,即中国尊重我们的国家主权和自主决策的权力。萨中建交43年来,中国一直尊重此项共识。

  中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的援助项目都曾经出现过暂时性困难,需要萨方和各方沟通解决。比如现在正在进行的新议会大楼项目。数年前澳大利亚时任总督布莱斯承诺澳将全额资助萨新建议会大楼,作为庆祝萨独立50周年的礼物。项目进入论证研究阶段时,澳承诺的资金就有很大一部分被澳咨询机构赚走。进入协议最终签署阶段,阿博特总理上台后大幅削减了海外援助。我会见阿博特总理时,他向我承诺,澳援建的议会大楼项目资金不会有问题。毕晓普外长随后也作出同样保证。但最终我得到的答复却是:“对不起,萨摩亚需要自筹部分资金”。现在,萨新议会大楼已接近完工,但已不是澳此前声称的全额资助的“礼物”,萨自己不得不掏了一部分钱。而且澳方这种变卦经常发生。而中方向来信守承诺, 援建项目从不会变卦。(根据《萨瓦利报》1月15日报道摘译)